糖。wishing

自家本丸設定

本丸➡️雙審,一男一女
世界觀➡️一般民眾知道審神者的存在
➡️天在某次出陣時意外被時間溯行軍重傷,留下臉上的紋樣+靈力大損,無法支撐刀男眾多的本丸,剛好在經過現世時碰上靈力強大的普通人類梨子;梨子自幼就跟爺爺住在一起(父母離異),因為爺爺住院開刀需要一筆錢,被天的「當審神者可是公職,薪水很高的喔」打動,答應暫時擔任審神者直到天恢復,與天合作提供本丸所需的靈力
➡️兩人的近侍並不相同,但是任職於同一個本丸

男審:天(Tenn)
*男性
*天狗
*外表16歲然而事實並不,因為好玩也開始當起學生
*近侍為壓切長谷部
*跟長谷部目前為穩定交往中(本人聲稱已婚)
*個性歡脫愛玩,不愛工作,通常負責出陣、演練等實戰部分

女審:日向梨子(Hinata Riko)
*女性
*人類
*16歲,目前還是學生
*近侍為江雪左文字
*但是和天不一樣,並沒有和刀男交往
*個性較天來的穩重成熟,跟歌仙同一陣線,對於天的脫線很無奈,通常負責文書、遠征事宜

有空在補上其他的!

全员侦察动作!!

【刀剑乱舞 粟田口一家】
一期一振:EYM
鸣狐:海月
厚藤四郎:奎
五虎退:炘云
药研藤四郎:小白
乱藤四郎:十真
鲶尾藤四郎:糖偶(管理人)
骨喰藤四郎:月魅
平野藤四郎:瓦奚
前田藤四郎:兔兔
秋田藤四郎:城野君
博多藤四郎:曳颍
后藤藤四郎:梦音
信浓藤四郎:46

Photo:发哥

后期:发哥&46&小白

Studio:KiMi影像设计·主题摄影棚

820粟田口家14人到齐!征战讨论会议
揪了超久的,中途还一直祈祷官方别出藤四郎的新刀hh

一期一振:EYM
鸣狐:海月
厚藤四郎:奎
五虎退:炘云
药研藤四郎:小白
乱藤四郎:十真
鲶尾藤四郎:糖偶(管理人)
骨喰藤四郎:月魅
平野藤四郎:瓦奚
前田藤四郎:兔兔
秋田藤四郎:城野君
博多藤四郎:曳颍
后藤藤四郎:梦音
信浓藤四郎:46


摄影:发哥

后制:发哥&46

昨天刚拍就赶着修了一张出来ww我家Maki简直美得不像话!
福神的衣服真的好麻烦,配件永远边拍边掉q

【Lovelive!school idols project】
南ことり:糖偶
西木野真姬:阿飘
摄影:小暗
后期:糖偶

731拍完的到现在才记得放……当天的18人大团简直超感动>
人边缘就算啦连出的角色都边缘ww

【排球!!】

乌野&音驹 合宿号码衣ver
泽村大地:杰克
菅原孝支:66
东峰旭:鞭子
西谷夕:里绘
田中龙之介:180
缘下力:边缘糖
影山飞雄:芯酱
日向翔阳:小白
月岛莹:木木
山口忠:字丈
黑尾铁朗:46
夜久卫辅:小凉
山本猛虎:31
孤爪研磨:萝塔
灰羽列夫:欧契
芝山优生:虎爷

摄影:洪伟哲
后制:洪伟哲&180

【文野/敦芥】敦芥的四种模式w

慈叶注定孤独终老:

♧由一块蛋糕引发的灵感
♧part.1白敦白芥,part.2白敦黑芥,part.3黑敦黑芥,part.4黑敦白芥
♧OOC慎


part.1 白敦白芥
♧因为很少有人写白敦白芥所以OOC慎
位于橱窗正中央,标注了鲜红的“今日推荐”的甜品,是一款由白色奶油与鲜艳红豆装饰的蛋糕,与其说是蛋糕,更像个精致的艺术品,难怪镜花和乱步先生都吵着要吃。中岛敦一边感叹甜品店的用心良苦,一边敲敲玻璃,“我要这个。”还好在关门之前赶上了最后一块,不然回到侦探社又要面对小学生兄妹(乱步与镜花)委屈怨念的瞪视。
忙碌了一天的店员不耐烦地瞟了中岛敦一眼,动作粗鲁地取出蛋糕打包好,没好气地丢过来。中岛敦苦笑着摸出钱包,如今这世界人情冷淡,只有茶泡饭还有点温度……正想着,身后传来慌张的声音:“那个,是最后一块了吗……”
中岛敦循声看去,眼见的是白色大衣体型瘦削的白发青年,对方的鬓角点染着丝丝缕缕黑色,正如他闪烁着银白色光芒的浅黑眸子。
“诶?芥川?”
“∑呜哇啊啊啊——中岛?!”许是被人抓包自己出没于甜品店而感到羞怒,芥川龙之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恰到好处的樱花色,看起来犹如中岛手中的红豆蛋糕一样美味。啊等一下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中岛回过神来,决定先开口打招呼:“芥川也来买甜品吗?”
“不,不是的!!”不知为何极力否认的芥川慌乱地摇头,悄悄把自己微红的脸缩进白色的衣领里,“我,我只是路过!”
“哎呀,芥川先生,今天要买什么?”店员熟络的问候显然揭穿了芥川蹩脚的掩饰。中岛一脸“果然是甘党”的表情看向芥川,后者因为谎话被戳穿而难为情地低着头,手指不自然地绞在一起,“唔……只不过……小银想吃啦……”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可信度直线降低。
“难道说,芥川也想买这款蛋糕吗?”中岛回忆了一下,似乎有听太宰先生说过“黑手党的异类芥川是个红豆控喔”之类的话。
“啊……不过中岛已经买了……”芥川垂头丧气地回答,看起来像是心爱之物被人拿走而感到无措的小孩子。中岛心里一软,把蛋糕递过去,“那么就算我请你吃吧……?”
“诶,诶?可以吗?”芥川抬起头来,眼睛里是闪烁的惊喜,果然像个小孩子——虽然中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小心翼翼地接过蛋糕,嘴角扯起可以称之为“开心”的笑容,“期待好久的新品来着……啊,谢谢你,中岛。”
虽然会被小学生兄妹追着打……中岛无可奈何地回报笑容:“没什么啦。”
芥川犹豫了一下,不知为何脸庞更加通红,他看起来欲言又止,脚尖不安地互相磨蹭,“那个……中岛。”
“啊,是?”
“要……要不要一起吃……?”


这个白芥OOC得有点厉害(´⊆`*)


part.2白敦黑芥
虽然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中岛不想去追究,但是当务之急是解决掉横在脖子前的罗生门。在店员“噫——!”的尖叫里中岛哆哆嗦嗦地转过脸去看门口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个……芥川,我只是来买个蛋糕的……”
能感觉到对面传来更甚的杀气,罗生门再次扑上来,化作锋利的刀直指中岛,芥川龙之介冷着一张脸心情不佳,“你胆子不小,人虎。”
所以说我只是来买个蛋糕啊!!中岛欲哭无泪,虽然月下兽可以护他性命周全,但罗生门砍在身上还是很痛的。他迅速思考着芥川为什么又要开打,但自己最近既没有惹到黑手党也没有欠那七十亿,芥川一个招呼都不打闷头就放罗生门,这是哪门子的停战期啊?
“……难……难道说芥川也是来买甜品的吗?”
对方气息一滞,随即更多的罗生门扑了过来,中岛连忙护住怀里的蛋糕,“等一下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人虎。”
“芥川你有话好好说行吗!!”
“呵,别以为首领下了停战命令我就会放过你,我们的账还没算清呢。”芥川冷冷一笑,眼看罗生门就要咬上来。中岛连忙举手投降,“蛋糕让给你!”
出人意料地,罗生门停在半空中,芥川捂着唇,优雅地咳嗽着,“放在柜台上。”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咳还是要掩饰上挑的嘴角。中岛乖乖照做,把蛋糕放到柜台上时他悄悄看了芥川一眼,果不其然从那遮挡着嘴唇的手指指缝间可以看到些微满足的笑意。


一言不合就(为了蛋糕)打起来的芥川x


part.3黑敦黑芥
“离我远点。”芥川凉薄难听的口气一如既往,搭档也习以为常地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啊啦,芥川,你来甜品店做什么?”
中岛敦生的好看,他和芥川一样穿着黑色的装束,但偏偏比芥川更引人注目,许是因为那双沉淀着冰蓝的红瞳太过惑人。芥川避免与他四目相对,冷着脸说:“多管闲事。滚开。”
“呼呼——我就是这么多管闲事!怎么办呢~?今天无聊的紧,我可以跟着芥川吗?”
“我说:滚开。”
“那我就不客气地粘着你了哟?”中岛敦不以为然地搂住芥川的肩膀,仿佛是关系亲密的好兄弟一般,只有芥川知道这个性格恶劣的人在他耳边呼出热气:“芥川居然喜欢甜食,无论太宰先生怎么说我都不相信呢,现在看来,是真的咯?”
“你要干架吗,中岛敦。”
“大庭广众的?才不要呢,太宰先生说这样会吓到女士们喔?”中岛敦强硬地搂着芥川来到柜台前,露出他招牌的清爽笑容:“那个~!店员小姐,最后一块红豆蛋糕,请帮我打包!”
“你到底想干什么。”芥川的脸已经冷成坚硬石块,他的眼刀恶狠狠地扎着中岛敦,而对方一脸无辜,“听说很好吃所以想尝尝嘛……干什么生气呢?”
“……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才不是。”
“就是。”
“不是。”
芥川盯着中岛,中岛也毫不退让地凝视着芥川,看起来锋芒相对,气氛紧张似乎随时会打起来。芥川已经准备好召唤罗生门了,中岛忽然移开了眼神,无可奈何地叹着气,“芥川你还真是开不起玩笑。”
“……什么?”
“kiss吧,kiss。”中岛把脸凑了上来,“你主动亲我一下,我就把蛋糕给你。”
“你这——”
中岛迅速地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把蛋糕塞了过来,“呐,我说话算话喔,蛋糕给你。”他脸上的笑容愉快至极。


part.4黑敦白芥
芥川感觉自己被什么人盯着。那道视线炽热又冰冷,仿佛野兽盯紧猎物,芥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仍然没有勇气回头看,毕竟在中岛敦进店的那一刻他就从玻璃的反射里看到了那个漆黑的身影。糟糕透顶,在这种太阳落山店家关门的时分遇上中岛敦。
“哎呀呀,这不是芥川嘛。”中岛敦显然更耐不住性子,他亲切地喊着芥川的名字,手也不老实地搭上芥川的肩膀,“这么晚了你还来买东西?”
“……中岛先生,还请你别随意碰我。”芥川僵着脸想做出冷漠凶狠的表情,但显然他不适合那种形象,在中岛敦看来这个白衣白发的青年虚张声势的样子可爱的紧。
“唔,芥川你真伤人。”
最好不要交谈太多……芥川谨慎地躲开中岛又伸过来的手,“那个,请帮我打包这份——”
“我也要一样的。”中岛敦微笑着打断,明明谁都看得出来只剩下一块了,他还是不依不饶。芥川预感不妙。
“啊,只剩下一块了……”店员小声提醒,中岛敦一脸“我当然知道”的模样,他看了看芥川,对方正紧张地咬紧下唇——这个动作太犯规了啊喂——看起来随时会叫出白色的罗生门。
“嗯……那就让给你好了?”黑色的青年做作地露出伤脑筋的表情,似乎极为大方地对芥川说。他还扬起手做出“please”的姿势。
芥川防备地看了他一眼,拿起打包好的蛋糕,心想着快点跑然后匆匆朝店外走——然而终究比不上中岛的速度,对方轻轻松松地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拉扯回来,用力过大芥川撞上中岛的胸膛,然后被紧紧搂住。
“真没办法,既然芥川拿走了那块蛋糕,我要吃什么好呢?”
“我……我还是把蛋糕还给你好了。”
“不不不,我想到更好的主意喔。”中岛满意地把挣扎的芥川扛到肩上,悠游自在地走出甜品店,“今晚就吃芥川吧。”

发张今天拍的17哥哥,从今天开始努力经营lofter!

#一期一振/糖偶
#攝影/仲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