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偶。

一个杂食的人

为了凹凸那几篇文fo我的姑娘可以取关了,我不写凹凸了
也不要再按推荐了,我就是想留着做个纪念而已,这个号说实话已经沦为我吃粮的号惹(…)白嫖还一直被关注满过意不去,说实在也有点烦
都一年前写的垃圾,就别再按推荐了

【Fate/GO】梅林

梅林来我家啦,还愿
御主并不是藤丸立香,所以外貌并不是咕哒子的样子。

-

他就是戏剧性地出现了,遵守着明明毫无根据却依旧被人类给盲目相信的莫非定律。
年轻御主的手上还抱着一只小小梅林,而大梅林已经牵到仓库,吧唧吧唧地吃起种火和素材。御主盯着Caster的眼睛眨巴着,看低垂的长睫毛下令人心醉神迷的紫色眼睛。
他可真好看。她想,可惜就是走得慢了点。

【梅林】

在知道梅林要来的时候,她的心情就如同一只大暗锅。啥都有,搅在一起,朦朦胧胧恍恍惚惚。

这个小小的迦勒底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快要冬天了,但穿着泳装的阿尔托莉亚小姐和玉藻前小姐依然还在当值。她点着从者的数量,上三骑和下四骑的差距令人苦恼,牛若丸小姐吃了几颗种火,但仍然不够,她连对面的手形生物都打不死,只能依靠美杜莎小姐慢慢打回来。她拍了拍似乎在替他担忧的海格力斯的肩膀。他是唯一可以带往最后那个特异点的男性。

她看着罗马尼来来去去,忙碌的似乎连气都不喘一下。她想要再培育些战力,或许喂一点资源给那个走路都还摇摇晃晃的小恩奇都。但空荡荡的仓库不怎么给面子,同这个迦勒底一样。



御主还有另一个迦勒底,一个从者更多、更热闹,刷起资源和种火来更快速的迦勒底,她同样爱着两个迦勒底。不得不承认,节省不了时间的周回作业是项精神的考验。她有更多的时间留在迦勒底内和从者们喝下午茶,而不是蹲在森林里反覆思考该怎么样才能更快的了结对面的敌人。

但这里的孩子是她一手从零拉拔起来的。
她舍不得离开。

当她心心念念的高文卿没有回应她的召唤的时候,她听着第二次骑士王的声音,失去了方向。

就如同双鱼,阴阳太极,她的乐观总是伴随着悲观出现。她的悲剧总是连同足够令人喜悦的奇迹,却永远合不了她的意,填不上她的贪念。



阿瓦隆离迦勒底究竟是一段多远的距离。

小小梅林被带走了。他会被压成压缩的魔力结晶。不是绿色的那种,更特别一点的,要让大梅林吃下去,这期间大梅林还在安静的吃种火。
其实他不想吃的话可以说一声的。她想。

那应该是一段很远很远的距离,远到梅林没有在第一次就听到她的渴望。

御主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她想要梅林想要的不得了,想要的无时无刻,在餐厅在房间在教室在回家的路上。

为什么妳那么想要梅林呢,因为大家都想要吗?
因为他好看呀。她笑了笑,没有解释她的贪欲。

所以当她看到金色的saber(先生?小姐?),她甚至没有听完她的登场。

转头就压成了一颗金色的小方块。

她很快就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了。玛修点了点,前辈,妳不过用了六十颗石头而已呢,还有两张呼符。
但为什么其他的御主只用了三十颗就唤来梅林了呢,她哀嚎。

梅林要来了,她好开心呀。

但要是梅林没有来,她又觉得眼泪就挂在眼眶里了,下一秒她就要对着圆桌型的召唤阵哭的像是死了娘挂了爹,贝迪维尔会她递上纸巾,而她会在连自己都觉得丑恶的念头组成的泥淖里不停地挣扎。

为什么是你呢,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德翁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应该就是这个吧。

她在满足自己的罪恶感下妥协了。仓库里重新堆满了七彩的晶石,玛修,我的好孩子,把石头拿来吧,她说。



我喜欢蛋糕,也喜欢你。

御主轻轻哼着小曲,以指尖挑了三十颗小晶石,又丢进了彷佛无底洞的召唤阵中。

在灵脉光芒的映衬下,贝迪维尔总觉得他又看见了年轻御主的眼睛,眼睛张合之间隐隐约约透出绿色,跟高文卿没有回覆少女御主的召唤时一样。他的御主离开过召唤阵一下子,回来的时候眼眶泛红。
他猜她可能是从其他的迦勒底那里收到什么消息了吧。

召唤发生的快也结束的快,回过神来,骑士银色的掌心又要多几颗魔力棱镜。
御主咬咬牙,曲不哼了,玛修又拿来了一个小碟子,上头已经数好了三十颗,不多不少。

无底洞再次吞下了拟似灵子结晶。

银色的Caster转了过来,冒着蒸汽、螺丝和铁片组成的身体被玛修带着出了这间房间,要去达·文西那里。只留下贝迪维尔和脸上的绝望越来越扩大的御主,总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
贝迪维尔来的不久,但少女御主显然很喜欢他。这两个礼拜他时常会在御主的房间里听到她的嘀咕,御主永远都在担心,担心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的困扰。

三条光线。贝迪维尔移动了脚步,消耗了这些七彩的石头换来的都是新一波的Mana压缩结晶,他已经准备好再压一颗新的出来。

银色的Caster,谁叹了一口气,接着电光闪烁,年轻的御主眼睛微微张大了。

──比所有的梦境都还要美妙的花朵和彩光、金色眩目的卡面和天堂。
在她的暴躁和不耐烦里无数次渴望的嗓音。



这不是一个好的迦勒底,至少不是一个优秀的迦勒底。

梅林把种火吃完了,还有几个银棋子。御主在梅林的花边衣里掏了掏,引来他咯咯的一阵轻笑,掏出一片铁牌。五十八,电子计数停住不动了,其他迦勒底的梅林搞不好都九十等吃圣杯了,她的圣杯还有十二个。梅林就要吃五个,啊、辉石忘了拿出来,能吃的也给梅林吃一吃,书页从来就没有超过十张,梅林又要吃几张呢?
仓库空了,只留下梅林和少女,以及在门口若隐若现的一头金发。

莫德雷德也只有七十五啊,但她有七十五呢。

就算把莫德雷德压成结晶给我吃也没有任何好处的喔。他抿抿嘴,对少女说,笑得无比好看。

我才没有要把小莫压成结晶呢。御主回嘴,爱称让门口偷偷摸摸的英灵踏实了点,她永远记得御主在梅林迟迟不来的时候说了什么,提心吊胆了好一个下午,梅林还是来了。

他可能只是走得慢了一点。她安慰自己,反正他是来了,约莫也稍微止住了御主的贪婪。她天真地想。

摄影出图了,给老师来个返图,希望老师能看到🙏
1P瑞嘉,2P雷+嘉,3P-6P四人合照
悄咪咪的@来跟着叫试试?  ,希望没有打扰到😭

嘉德罗斯|糖偶
格瑞|@灰谐 
雷狮|@46 
安迷修|@布谷 

摄影|霖

寒假都在忙这个所以都没有更文!(不要借口)

卯月汜蝶:

這是我跟親友們一起拍攝的短片,感謝大家的邀請有機會參與演出! 希望大家會喜歡! 這只是預告!! 會有正片! 很劇情的!!!


寒假了是不是要来开台车!!!!

假的,没这回事,看着满出来的出角行程默默关上文件

【凹凸世界-安雷】万字豪华大礼车(R-18)

写完觉得我整个人就像肾亏一样。
感谢61的合作,拯救了我的安总是如同少女漫画里男主角般钢铁直男雷打不动死不上床的画风。(你

6/1:

*安雷>现代Paro、同居设定、上班族安X我有钱我不工作雷
*跟 @糖偶。 的联文,某天说我要尬车,于是我们尬车了
*OOC注意,人是七创社的,爱是我们的
*为了开车而写的车文,都是车



好久没上来发文就是……发车。
试图当个正经写手还是破功了——!


大家喜欢的话希望能给个小红心小蓝手!

【安雷】护法

随便更条段子
三次忙的不可开交啥都没办法写了

-

催狂魔在上空不断盘旋。

模糊的视线,数不清究竟有多少还在那里。雷狮堇色的眸子彷佛要染上一层血色,眼白布满血丝,他的长袍破烂、魔杖断裂落在一旁,那些冰冷又腐臭的手不断摸过他每一寸皮肤,卡米尔死亡的景象一次一次被勾到他的眼前。他想起了儿时的恶梦,咸得可以的海水从他身体每一个孔洞灌入,挤开他的器官奔腾而出,而雷狮只能下落,不断下落。

──霍格华兹内不该有这些东西。

雷狮试着逃跑,他绿银相间的围巾已经永远沈在身后的湖底,而他还不想成为下一个。水面平静无波,却能看见那些半透明的噩梦,虎视眈眈随时等待着将雷狮的灵魂撕咬一番。他必须警告,警告学院内所有人,催狂魔正在这,他必须得跑起来,银爵教授的鹰马场就在不远处,教授能有办法处理的,只要他能挪动半步。

可就连半步他也无法起步。

他现在狼狈的样子哪还有半分史莱哲林的气焰。他没有将自己在这里的事告诉任何人,甚至还为了避免帕洛斯醒过来对他用了石化咒(要是他现在有时光机的话,他肯定会回去打两个小时前的自己一巴掌),谁也不会找到他,直到上方那群恶魔入侵校园。他无能为力。

那只催狂魔近在眼前。他闭上了眼。

「──疾疾,护法现身。」

一阵热流穿透他的全身。白光笼罩,雷狮紧闭的眼皮感受到一片耀眼的光芒,被迫弯下的身子终于可以直起,一匹像是白色烟雾组成的公马雄赳赳的立在他面前。护法的形状明显程度会依照巫师的程度和快乐回忆的强度而有所不同,眼前这匹护法清晰可见,雷狮甚至能瞧见牠飘飞的鬃毛。

伴随着那匹马,一个身影从后方缓缓站到雷狮面前。正好隔开了他和催狂魔,他不再看见那些令人不安的情境,身体像是喝下一杯上好的蜂蜜牛奶,热度又回到他掌心间。

「雷狮,现在快回去,告诉所有人催狂魔的事。」

安迷修眨了眨那双湖水绿的眸子,拍了下身旁伙伴的背。「我们可以的,去吧。」

跟同为车手的小伙伴想尬一下车技、便开了一段安雷
后来不知咋的变成联文就算了,纯PWP的剧情才进行到二分之一就已经8500
天啊文手的人生还能再更难点么

【凹凸乙女】两把刀

*男神与你,玛丽苏
*其实第二个根本就不算残酷二选一……三个人都选了一样的答案啊(嘀嘀咕咕

*嘉/安/雷
*在此感谢那些激发了我灵感的人。

BGM:here(不会用网易云,用的逼哩请多包涵)

 

》〉宁可让妳跟着他们,但是妳是不会说话的,对任何事也不会有反应;
还是彼此不认识,而且妳可能在跟其他人交往?
》〉如果妳快死了,
他们会选择杀了妳,还是让妳自我了断?

 

【嘉德罗斯】

 

第一个问题:

 

他轻蹙起眉,被略长的金黄色簇着的琥珀色瞳孔闪烁光芒,没有犹豫的开口。
「前者。」

 

你并不意外这个回答。嘉德罗斯的强大培养了他的骄纵任性,以及无法容忍自己的东西流落到外人手上的那种无法掌控感。或许在外人眼里的这是近似于小孩子对玩具的喜爱,甚至是无理取闹,你却清楚的明白他并不只是这样而已。
能入得了他眼的玩具,又岂是凡物所能比拟。

 

圣空星的王妃可以不够完美,但在他的眼里,你得足够特别。

 

原本斜靠在王座上的嘉德罗斯站起来,近身后他捏住你的下颔,不大的手掌稍加施力,将你的脸扳往他的方向,逼迫你只能去直视着他眼里跳动的火焰,热得像是要将你化开。你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了,像是铜制的雕像,那么嘉德罗斯的热度会把你的腿融化,永远固定在他的身侧。

 

「我想要的东西,我还会让给别人?」

 

第二个问题:

 

──你还记得你问他这个问题时的场景。

 

「杀了。」
他的回应直白到让人觉得冰冷。

 

垂下鎏金的眸子,任纤长的睫毛将阴影落在眼上,嘉德罗斯直截了当的说,「一刀搭上一吻,我不会让妳难受。」

这样的话,最后映在妳眼里的依然会是我的身影。

 

你没有料想到的是,在王的羽翼下被守护的你真的会迎来那么一天。
事起于一个卑鄙的阴谋。等他解决一切,急急忙忙的赶到你身边时,地上漫开的大片血泊就像一幅图画,没了影的下半身昭示着此刻连神都无力回天。

你还在喘气。人类的意志就是在极端的时刻才显得可怕,痛楚在你身上攀爬着直到四肢百骸,掐着你的神经,你的视线仍能瞧见嘉德罗斯的轮廓,模模糊糊的。

 

他停顿了片刻,这是你头一次见到他的动摇,不太久却令人心碎。终于,他将手迭上你纤细的彷佛一扭就断的脖子,轻弯下身在你额前烙下一吻,就如同你每天早上唤他起床一样。

 

「晚安了。」他轻声呢喃。

 

从此一觉不起。

 

「我唯一的王妃。」

 

【安迷修】

 

第一个问题:

 

安迷修在你问出这个问题的瞬间,挥剑的动作顿了一下。你捕捉到他蓝绿色眸子里的犹豫,他并不优柔寡断,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极少部份的不切实际可能导致他从未思考过这种现实面的问题。
但这个问题毕竟没有任何不合理之处,在千分之一的机率下还是有可能发生。

 

骑士考虑了很久,中途时不时挥挥剑,或是拨了拨他那头因为一天下来的打斗已经足够凌乱的头发,最后直到你有点想要放弃等待他的答案时他才缓缓开口。

 

「……我想,我会选择从未认识小姐。」

他将流焱放下,以空出来的右手牵起了你的手掌。倚着些微的尺寸差,他将你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掌心之间。

 

「因为在下的私心,就打算把小姐强硬的留下来这种事我做不到。」安迷修苦笑了一下,「还不如让小姐活得开心。」

 

「我想,就算不认识,至少还能看见妳的笑脸吧。」

 

第二个问题:

 

听说过吗,比干之死的故事。
人无心可活否,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许是没有被完全抽离的关系,你的胸腔剧烈起伏,空洞的腔室连结了几条血管。在他的身边你做着太过长久安逸的美梦,凹凸大赛从不仁慈,你跟他的不切实际缠绕在一起成了一个陷阱。

 

包着糖衣的毒药。

 

他连可以驾着凝晶或流焱过来都忘记了,你的视线里出现一双鲜艳的红鞋,接着就是双膝跪下的他。安迷修捧起你的脸颊,轻柔的像是在抚摸一个玻璃娃娃,他像是在安慰你,手指轻轻的拂过你的浏海,另一只手牵起你的手掌。
「小姐还记得,那时候在下是怎么回答的吗?」他的声音细的几不可闻,在一吻落定之后才继续开口,「我说……杀了。」

 

当刀尖触到你的胸口时,你没有反抗,任由他将冷冽的蓝剑向下刺入。凝晶一寸一寸的下陷,冷气渗入你的体内麻痹了痛感。

 

「坚持你的信念。」

 

你的声音低的差点以为他不会听见,但他睁大了眼。安迷修没有流泪,只是抿紧了下唇,刀尖陷落,刺穿了你将你牢牢钉在这片土地上,直到骑士和你的距离不过咫尺,他讲究的白衬衫上染满了你的血渍。
他抱紧了你,血痕在他身上更加张狂。

 

「晚安,我的女王。」

 

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放开紧握着你的手。

 

【雷狮】

 

第一个问题:

 

「标本。」

几乎是即刻的反应。虽然很想纠正他,题意所述应该不是标本的意思,但你只是晃了晃头,无论是皇子抑或是海盗,他的占有欲强的无可救药──当然那样的偏执也并非纯粹的占有欲。


无法容忍自己的宝藏被他人所窃取。每当遇到危险,他站在你身前举着雷神之锤的身影就如同守护宝藏的史矛革,即使他光明磊落。

 

言下之意,是宁可把我做成标本也不放走?你反问。


雷狮甩了下脑袋,闭起堇色的眼眸,后头拖着的头巾跟随动作晃了晃。

「我说过的吧。上了我的船,就是我的人了。」他轻哼了声,「我的人还有让外人来碰的可能?」

 

第二个问题:

 

你曾经想过,会有一天你的身体沉重的再也抬不起来,你脚步虚浮、四肢无力,只能看着他逆光的背影离开,你却无能为力。

 

当毒的药性蔓延,从心脏乃至指尖都有一阵酸麻感后你就明白了,循着血液顺流而下的毒液流窜在你的体内,雷狮站在你的身旁,事情却来的太突然。
再怎么去深究事情如何发生的也没有意义,意识渐渐朦胧,战场上的烟硝味、喊叫声、谁和谁的武器相互撞击,那些事物变得混乱,全搅在一起。嘴里一阵腥甜味塞住喉咙,你大口喘息却都仅是徒劳。

 

他踩着雷厉风行的步伐,停下来盯着已经倒下的你,你才发现四周已经没有声音。
雷狮不是个会在外对你做出多亲密的举动的人,此刻他也只是将你垂下的一绺发丝重新别到耳后。天空雷电轰鸣。

 

「……即使天崩海枯,」你用尽最后的气力轻声开口,手靠在他的脸颊旁,指尖沾染了吐出的血,在雷狮脸上留下一道红痕,「我依然追随着你所在的地方。」

 

 

他也依然笑得如你们初识那时,一脸的傲然却不狂妄,内敛却又有种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信,如平静无波的海洋,下一秒随时会风云变色。

 

「记得海盗不会靠岸停泊吗?」
他对你说,接着一手将你撑起,稍稍俯下身吻上已经有些发紫的双唇。在松开的同时,他的指尖抵在你的额上,身旁电流滋滋作响。

 

「让本大爷送上你最后一程,是你莫大的荣幸。」

他的海不再安宁,搅动着的不安、紧张、混乱,但雷狮把一切锁在海面下。在你读清的一瞬间,雷声在你耳旁清晰的落下。


最后你在他眼里的那片星辰大海间,瞧见自己的身影。

 

直到人变成灰烬前,他未曾停手。

 

「就让妳为我漂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