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偶。

一个杂食的人

【安雷】温柔的地狱。0

整理了一下重发

跟太太讨论过后决定写成完整的一篇……大概还会有后续,如果我勤劳xx

手边还有一篇要出本的,这篇可能更不了太快,尽量周更吧(

 

舰娘paro

摄影师安x舰娘设定雷

 

-

 

“呀……好破旧的地方。”

安迷修踏过一根断裂的树枝,两段之间仅有些许树皮相连,向远可以看到一栋同样残破的低矮建筑。港澳旁的这处是他新发现的秘境,趁着今天终于没有案子,特地来踏踏。这地方杂草丛生、断垣残壁,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没有什么,但是对他来说可是绝佳的拍照地点。
他小心翼翼的带着宝贵的相机慢步开发,这里说不准会出现什么,海港旁的一个普通小废墟,是不会有什么大威胁,可蛇还是挺喜欢这种湿气满布又少人的地方,他毕竟不想被他的上司发现自己偷溜出来又是为了看废墟。

年轻的摄影师踏着马丁靴,翻开了墙面上的藤蔓──他原只是想取个好看的墙壁拍照,未料后头竟有一扇门。封闭的铁门缺块明显,生锈的红痕在没有青灰油漆包裹的地方肆意爬行,安迷修试着伸手去推,门吱呀一声,还真被他推动了。

咬咬牙,未知的领域让他的冒险精神很是兴奋,一股冲动上脑,摄影师本着自己的欲望丢掉了职业道德,连这里是否可能是属于谁的地、进去是否触法的问题都没有思考。门后的世界一样残破,对面的大墙上原先应该是钉着纸,现在只能看见纸型和剥落的破纸片,其余的图案黏在壁上,糊成一团。
湿空气发霉的味道窜进安迷修的脑袋里,马丁靴的橡胶鞋面在瓷砖地上叽叽叫着。他向内前去,兴奋的左顾右盼,碰的一声踢上了什么,出于反射,安迷修低头看了眼腿边撞到的东西。

一个蹲伏在地的人影。

他吓得相机差点脱手而出,还好他还保有理智,抓紧了背带。地上的那人体型是个青年,与其说蹲伏,不如说是以跪坐的姿态坐在空档房间的中央。身周被失控的杂草和藤蔓覆盖,却能在间隙中瞧见那张俊美的脸庞,五官端正,脸型好看,虽然脏污却仍透着一股狂傲的气节。
安迷修看傻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这绝对是个完美的画面。他无法克制摄影师的直觉,颤巍巍地揣着相机,抬起镜头,在按下快门的前一刻从目镜瞧见那草堆中,一抹闪烁的紫色。

安迷修第二次吓得差点摔了自己的第二生命。
顷刻之间,就像齿轮接动。机械久未上油,挣扎着摩擦出声,螺丝和铁皮喀哒喀哒的撞击,摄影师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直到一双大掌覆上他的脸颊。

“提督?”

无机质的声音响起,平静的语调似乎透着些许兴奋之情。冰冷的手抓紧了安迷修的脸,青年左右端详,像是视线不佳似的瞇起了眼,抓起安迷修烫的不留皱纹的衬衫,最后又无力的垂下。
“……没有军徽,不是吗。”

年轻摄影师的脑子乱哄哄地转着。
看这里的情况,早就无人问津了好长一段时日,藤蔓杂草,那也可得是好几年才能成长起来,更别提覆盖全身。说回来谁又能让草盖满全身而不为所动?环顾四周,吃食和饮水当然没有。

这么近的瞧着男人,安迷修才发现,他的发是漂亮的黑色,间中混着淡淡的几撇蓝。原先盖满枯藤的身体因为方才的动作抖落障碍,他现在可以看到在杂生的蔓草间,一条泛黄的头巾堪堪绑在额上。

尘封已久的双眼眨着,搧动纤长的睫毛,兰花紫的双眼直盯着他,随后缓缓开口。

“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你能听我一个请求吗?”

紫罗兰的眼睛里,像是包裹着星辰大海。

“我想要看海。”


【静态】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