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偶。

一个杂食的人

【安雷】猫生即是如此

一个片段合集,上班族安x天生猫化雷

安迷修会叫他雷雷是因为雷狮喵在其中一只后腿上有个小小的、白色像闪电的痕迹(完全没有用到
这个设定我都是看心情更的,通常在看到可爱猫咪影片的时候会写一小段2333



=1=


雷狮不开心。

作为猫的生活还是挺愉快的。他先前本是一只流浪猫,和弟弟卡米尔整天在外,奔波、讨生活,或许跟其他的猫打个交道,但大多数时候他还是更愿意在天台上晒晒太阳,和卡米尔在温温的铁皮上打滚。

后来某天他碰上嘉德罗斯──时运不济──一只讨人厌又超级自大、偏偏又很会打架的小猫。他跟嘉德罗斯为了屋顶的一块阳光大打出手,结果他意外受了点伤(真的只是一点,他倔强的喵声道),随后就被一个路见不平的笨蛋给带了回去。他气炸了,卡米尔怎么办?他差点想抓花那个人的脸,但看在他帮自己包扎的份上勉强对他温柔些。

但是这个名叫安迷修的怪人,成天爱做的事就是抱着他一阵乱闻,即使他挣扎也徒然无用,安迷修的手大概是他的三个,不、或许是更多个猫掌长,他根本无法挣脱开。

雷狮又听见了开门声。安迷修倒是把门窗锁的严严实实,他三番两次想逃出去,都因为撬锁失败而告终。会听见开门声正是说明安迷修回来了。

在他来得及冲上沙发前,就已经听见安迷修的公事包摔在地上的声音,接着一阵砰砰的脚步声,很快他就从腋下被抓起,不自觉地拉长了身子,看着安迷修湖绿眸子里满怀的溺爱。他都要吐了。

“雷雷今天也好可爱嗯嗯嗯──!”

“喵!”

柔软的肚腹很快就感受到安迷修的吐息,八成是他又把脸埋在自己的肚子上了。呕,要是现在可以的话他绝对会狠狠的抓花安迷修那张好看的脸。
过了好一阵子,或许是五秒。安迷修结束了对他的骚扰,却还是维持着桎梏。他抱着雷狮走到懒骨头上,瘫软了下去。

“还是小雷最好了,是吧?”

明明就知道我不会回应的。他略带郁闷的想着,却仍是喵了两声权做回应。

不过勉强这样,也还行吧。他静静地,放任安迷修揉捏着他的肉球。


=2=


安迷修是个怪人。

雷狮在小区住了一阵后,安迷修开始偶尔把窗户打开。他大概理解到自己关不住雷狮,在确认过卡米尔已经被帕洛斯和佩利接走、安然无恙后,他倒是挺心安理得的成天就在安迷修家大摇大摆的进出。
久了他也摸清安迷修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性子,成天摸他、抱他,不太越线的行为黑猫也就由着他去。他们会一起在安迷修回家后摊在懒骨头沙发上,雷狮晃着那条长尾,边点着安迷修的脸,直到他睡着。然后在雷狮饿了的时候就会咬两下安迷修的手,等着他醒来处理晚餐。
日子挺正常的过,但就是在这日常之中越能看出安迷修的怪。

安迷修笑着凑到了窗户边。今天他休假,雷狮心情好也没出门,躺在窗台上享受着从高耸的大楼间隙照进来的一方阳光。紫罗兰色的眼瞳抬起,向他撇去一眼后又摇晃着胡须,转了个方向趴下。
转眼间他的头上就多了个重量,不重,但足以让他不满、喵声连连的抗议。

雷狮站起身,一颗小球就这么掉落在他脚边。定睛一看,整颗小球都是由黑得发亮的毛组成的。安迷修在雷狮的肉掌拨到那颗球之前先行将它拿走,还放在掌心持续搓揉。

这人类是不是活太腻了。雷狮臭着一张脸,安迷修却越来越起劲,心情很好似的哼着歌继续将毛揉成一团。雷狮的黑毛比起一般的长毛猫来说已经短许多,但以猫的掉毛率,要组成一颗小球还是绰绰有余。

捏着那颗球就那么兴奋,超怪的。雷狮哼哼的甩着尾巴。


=3=


安迷修总觉得,雷雷最近的举动越来越夸张了。
或许是习惯了这个场所,牠开始肆无忌惮地跳上跳下,撞倒架子上柜子上书桌上所有的东西,大至花瓶小至安迷修那瓶宝贝的香水通通被牠掀翻。天知道安迷修回到家闻到满房间的薄荷味的时候他有多崩溃,那瓶香水的味道花了整整三天才散掉,而罪魁祸首只是坐在沙发正中央喵了两声、舔舔牠的手。
气是气饱了,打又不敢打。安迷修觉得自己连一点作为主人的尊严也没有。

还有更气的,牠开始抓烂安迷修所有的皮制和木制家具,不夸张,『全部』。他钟爱的那个杉木的衣柜角现在多了大大小小的无数爪痕,每个都深的让他怀疑这根本不是猫做得来的事。越来越张狂的小家伙让他心累,安迷修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他问过同样有在养猫的朋友格瑞,后者在视讯里边梳着他家那只虎斑猫的毛(安迷修总觉得,被格瑞昵称成嘉嘉的那只猫比格瑞还像主人),边告诉他:“可能是发情吧?我不太确定,单纯经验谈。”
然后他就看着对方怀里那只猫伸掌拍上格瑞的脸,随后视讯就切断了。留下他和一点都不配合的黑猫,还正推着荧幕呢。

伸手抱过那只看起来又是想悄咪咪溜进他的卧室的黑猫,安迷修将牠捧到面前,对方的紫罗兰色眸子骨碌碌地转动着,胡须在脸颊两侧晃动,打了个呵欠。

“……不如带去结扎吧…?”

他念着,接着立刻在一阵不满的呼噜声下被自家小皇子抓的满脸开花。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