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偶。

一个杂食的人

【安雷】今天我认识的他好像不太一样:安side+雷side

这是一个跟 @染痕 太太的无脑智障坑……写好一阵子了,最近才开始动笔结尾所以一直没放

总之,有些注意事项

*当原作安雷遇上安雷前提的安雷组合
*现代的安雷处于超级热恋期
*严重OOC,OOC得能炸裂凹凸大赛,基本只是为了搞笑而OOC

 

没问题的话,走吧↓



﹝安side﹞


丹尼尔曾经说过,在凹凸大赛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大赛里什么都不意外,什么都不奇怪。
意外总是在每一天生活的细节里突然出现,像是上帝给予沉闷日常的小小惊喜一样,刺激人生的愉快。没有惊喜的话,怎么能叫做人生呢?

 

……但是这次的惊喜,似乎有点太大了。

 

 

 

安迷修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了。

 

手上的凝晶和流焱还闪烁着荧光的色调,场景却不是三秒前他视线里的战场,雷狮海盗团的身影、烟硝味和尘土像是回忆里的片段,干净整洁的车站只有携来攘往的人群和电车经过的咻咻声。
路人来来去去,他似乎还听到了「这是在拍戏吗?」、「街头艺人?」一类的言论。

 

这里是哪里……?

 

忽略过客对他的评价,安迷修思考着。自己对这样的景色没有一点印象,明明面前应该站着雷狮,他正想往那张狂妄自大的脸狠狠揍一拳。凹凸大赛里有这种地方?要是有,他应该早就知道了。将武器挂到背上,正打算随便拦个人问路时就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

 

他转过头去,瞧见出声那人。即使衣装不同,但眨着的紫罗兰眼眸,头上在正中央绣着五芒星的头巾,和蓝黑混丝的发色,安迷修就是拿他的凝晶想都知道那是谁。

 

「雷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穿成这样?不对、先跟我解释一下这是哪里──呃!」

 

在他把连珠炮似的问句说完以前,对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上来,紧紧抱住了他,期间还附送一波极具骚扰嫌疑的乱摸。

 

两个平均一百八的大男人抱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画面,特别是还有只不安分的手在自己腰上游走的感觉。安迷修用了点力气分开自己和雷狮,边想着今天的恶党是吃错什么药?
但是下一秒雷狮说的话更是让他开始怀疑对方已经不是吃错药,而是生病的程度了。

 

「小安安!你居然到车站来接我了,我好开心哦♪」

「小、小安安……?」

 

妈呀。任何一个美丽的小姐都没这样称呼过自己,那个每次都挂着嘲讽笑容的雷狮现在却笑个满怀看着他,要不是安迷修还是比他矮,估计会看到他像卖萌的小女友一样窝在怀里抬头看。

 

安迷修有点茫然。这好像不是我认识的恶党。

 

「唔,怎么了吗?我不是一直都这么叫你的吗?」
一直都,这么叫?
现在安迷修的脑袋像是刚被木棒敲过一棍,醍醐灌顶,神经再怎么大条的人也看得出来现在这个雷狮绝对不是他所熟识的那个恶党。至少他还知道雷狮不会叫他小安安──更正,他认识的雷狮。

 

「是这样啊……」
他尴尬的回应,想往后抽身却又被面前的雷狮给挡住。对方笑吟吟地看着他,却只让安迷修觉得浑身发毛,他从来没怕过海盗一次,但要是每天面对的是这个雷狮,就算有负骑士道也绝对不想跟他打。

 

「你会跑到车站来让我好意外喔,我还以为你在家里呢。」雷狮边说着,便勾上安迷修的手,撑开紧握的手指后将两人的手牵在一起,「不过没关系,一放学回来就可以看到小安安,我很开心。今晚要吃什么?我等了你一整天了,你要怎么补偿人家啊?」

 

安迷修对他的师父发誓,如果这里没有人的话,他绝对会抽出流焱狠狠地打在这个雷狮脸上。

 

 

 

在这个奇怪雷狮的引导下,安迷修半推半就的上了另一班电车──就算一点也不想跟对方走,但是人生地不熟的,放他自己一个人的话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一路雷狮都紧紧抱着他的手臂,时不时拉着他的手十指紧扣,简直要吐了。虽然清楚的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那个会跟他掐架、会指着他的脸大喊安没马的那个雷狮,但毕竟挂着海盗头子的脸,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安迷修不自觉地想到雷狮。
那趟旅程真是个恶梦。

 

到站的瞬间,安迷修迅速的以非常客气的(他认为)方式挣脱了对方的怀抱,看着雷狮似乎有点失落的表情,他差点要心软了──不过转头又想,反正这个雷狮也不是他的责任,而且长着一张恶党的脸他就不想客气,没差。

 

他内心仅存的一点点愧疚在看到雷狮带他来的地方时烟消云散。
大概是商圈一类的街道,绵长的大街两侧都是各式各样的店家。除了店家更多的就是情侣,满街成双成对的恋人,勾着手搂搂抱抱顺便亲亲小嘴。同吃一根冰淇淋那还是小事,当街拥吻到无法自拔的都有。

 

安迷修认真觉得,再让他待在这里一秒他就要拔出剑开始打人。

 

雷狮似乎跟他口中的小安安来过不少次,轻车熟路的带着安迷修晃悠。在对方把他误认为自己的恋人,而且似乎还没查觉后安迷修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一瞬间的误认就算了,一般来说没可能认错恋人这么久吧?
但他实在不想面对这里还有一个安迷修,而且他跟恶党是情侣的可能性。

太恶了。那画面想到就发毛。

 

「唉,你在想什么啊?小懒马。」

他被雷狮甜的像是吃了炼乳的声音唤回神,在安迷修对那个怪异又肉麻的昵称做出反应前就感受到侧面一阵湿润感,对方的唇往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骑士突然觉得,那个老是笑的张狂,会拿中指比着他对他大喊「你的丧礼我肯定会去,然后在会场上大跳裸舞」的雷狮真的是太亲切了,亲切的巴不得现在见到他就抱着他的锤子不放。
可惜他现在不在,而且自己想逃还逃不掉,掬一把同情泪。

 

「你、呃、我,那什么……」
连讲话都快讲不好,再这么下去安迷修整个人的三观要崩坏了。


明明早上还是讲着难听话咒自己快去死的死对头,现在却黏着自己,做遍各种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无论是谁碰上这样的事都无法反应过来的。

 

「安迷修,你是不是不太对劲啊?」
在他脸上啾了下的雷狮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太长时间的走神,就算对方粗线条到能忽视自己前面所有的奇怪举动,这点似乎真的激起了他的疑心。
「你今天还没叫过我小狮狮、刚刚拉着你吃可丽饼不是跟我吃同一个、没有闻我的头发说我洗发精选的很好也没有捏我脸颊……难不成,」

 

雷狮抬起头来,怒气写满了,映在紫藤色的眼底。
「你,在外面有别的人了?」

 

救我。
安迷修内心最深沉的吶喊,可惜没人听得到。

 

 

 

虽然安迷修不太清楚这个世界的雷狮行事到底是什么风格,但就凭刚刚那杀气腾腾的一眼,他敢肯定绝对也跟另一边那个雷狮一样,对讨厌的人事物心狠手辣。手下留情四个字就像不存在字典里,他不知道这里的海盗能怎么对付他,或许要把刚刚对方说的事全做一遍也说不定。
那骑士大概在成功回到大赛前就会先死在这条街。

 

「你就说啊,哪个妖艳贱货在外边勾引你?」
指尖毫无杀伤力地抵上安迷修的胸口,但配合上降到冰点的口气和招牌的狂妄笑容,他却觉得那根手指彷佛下一秒就会戳穿他的心脏。


「说出来我也不会怎么样啦,顶多找佩利和帕洛斯去和她玩玩。」
那感觉就是很不妙的意思。


「原来你对我的感情就这么薄弱?随便一个狐狸精都可以拉走你的魂。」
不,我、我不是,我没有。这个锅我不背,我想这个世界的安迷修应该也不背。

 

显示为混乱状态中的安迷修除了发愣什么都不会。
我该道歉吗、可是是我的问题吗?就算要道歉,我该针对哪个点道歉?跟他说不好意思我有别的女人?不,可是我连一个认识的美丽小姐都没有。说到底我也不是他男朋友,是这个世界的安迷修是他男朋友,可是这个世界的安迷修是不是认识美丽的小姐我不知道啊。


人常说女人心海底针,但安迷修觉得雷狮的心比针还难找。太可怕了。

 

「……啧,与其跟你废话那么多,不如──」
对方一把抓过了安迷修的领口,突如其来的力道和身高差都让安迷修向前踉跄两步。视线稍微上飘瞧见雷狮的脸,骑士有了比刚刚更糟糕的预感。
「这样留住你还比较快。」

 

接着,狠狠吻了上去。
另一种意义上的唇枪舌战。软舌攻城略地,强硬的抽离空气。

 

在缺氧窒息昏过去的前一刻,可怜的安迷修想着。
恶党什么的,果然都还是去死吧。




﹝雷side﹞


本来应该要是个正常的早上,一如既往的起床,然后刷牙洗脸吃早餐,再踏上踩弱鸡的旅程。

 

现实是雷狮张开眼睛就看见睡在他面前的安迷修,距离他的脸大概十公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喷在他脸上的鼻息。

 

第二反应是感受到身下的床很软,软到他觉得他是不是又回到他当年还是三皇子时他房间里的那张大床。

 

不过床垫再软再舒适也没有他突然这么近距离看到安迷修来得冲击,看着眼前的人还没醒,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雷狮二话不说就把手从棉被里拔了出来打算召唤雷神之锤顺便把眼前的男人电到认不得妈。

 

社会我雷总,总之就是先打再说,直接利落。

 

过了大概三分钟,他手举到都酸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阵无声的尴尬,事情很怪,不太对劲。

 

「喂,安迷修?给我醒醒。」

 

一头雾水的情况下他只能猜测大赛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差错,身下的床还算大,他一边起身一边喊了安迷修,然后还没对自己怎么是裸上身做出反应,安迷修就突然在他眼前张开眼睛,湖水绿的双眼迷迷蒙蒙的,却在和他对上眼之后露出被雷狮称之为恶心的微笑,快速的翻起身亲了一下他的嘴角。

 

「早安,小狮狮今天早餐有想吃什么吗?悠闲的假日你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给你吃喔。」

 

召唤不出雷神之锤和雷电的雷狮用力打了眼前男人一巴掌。

 

安迷修:「?????」

 

 

 

安迷修拿着冰袋敷自己整个肿起来的脸颊,看着甩完自己巴掌后眼前发现自己一大早什么也没穿,急忙从地上捡了内裤想穿却发现是小马图案,还要等安迷修帮他从衣柜里掏一条内裤给他,于是整个人变得杀气腾腾的雷狮,觉得头有点痛。

 

其中70%的痛大概都是雷狮打的。

 

「雷狮你是⋯⋯做恶梦吗?」

 

雷狮在穿着内裤与上衣晃了一圈后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这种情况是穿越了对吧,他多少也看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科幻小说,凹凸大赛真的是什么都有什么都会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眼前的环境没有凹凸大赛进行中该有的危机感,枕头底下也没有藏着防身的武器,房间里每样东西都透露出了惬意而和平的氛围,难得平静的气氛让雷狮浑身不对劲。他是活在危机四伏的世界里,就算待在他的船上都有可能在晚上被人一枪崩掉脑袋,又或是在广大的森林中遇上他的死对头拿着双剑直刺他的脖颈。

而现在那位死对头正敷着被自己打肿的脸坐在床沿上看着他,这可能是他生平第一次与安迷修相遇,而对方湖水绿的双眼中却没有带着一丝杀气,反之是连瞎子都能感受到,漫溢而出的担心与关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跟他睡一起,同居?交往中?看着浴室里成双成对的卫浴用品雷狮大概理解了「这个世界」的雷狮与安迷修的关系,他开了水龙头洗了一下脸,原本混乱的思绪清晰了不少,然后他有了新的想法。

 

喔⋯⋯反正丹尼尔一定会处理好这个BUG让他能够回去,那还不如趁这个机会耍一下眼前的白痴,交往中是吧,哈,恶不恶心。

 

「⋯⋯抱歉,我的确做了恶梦。」

 

拿着毛巾一边擦脸一边从浴室走出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然后把自己作呕的表情全藏进毛巾里面不让眼前这位安迷修看见。

 

「呃⋯⋯很痛吗?」

 

雷狮的脸还埋在毛巾里,从安迷修的角度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认错的可爱小猫,让他忍不住揉了揉对方因为刚起床而微乱的柔软发丝,轻声说道:「没关系,如果这样可以分担小狮狮的做恶梦的恐惧,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小、小狮狮——?!

 

今天第二次听到这个昵称的雷狮差点没忍住冲进厕所大吐特吐的欲望,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安迷修一眼,堂堂海盗团头子,雷狮觉得自己这辈子第一次不敢面对安迷修那张脸。

 

「早餐我帮你弄杯温牛奶吧,对平复心情有很好的效果,要加点蜂蜜吗?来个早安吻?」

 

他妈的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你侬我侬的交往方式——?!你们几岁?!你们几岁啊!!?刚刚不是亲过了吗!!!

 

雷狮觉得不只眼前的安迷修智商堪忧,连这个世界的他可能智商连原本自己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他觉得槌死眼前的安迷修再槌死这个世界的自己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不可以,雷狮,不能在此败下阵,不能输。

 

「好、好啊。」

 

咬着牙答应后,雷狮重现抬头看向安迷修,看着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他第一次看到安迷修如此对他笑,恶心他一身冷汗——雷狮就知道为什么安迷修会再要求早安吻了。

 

——原来是因为我还没亲吗你要不要脸安迷修,你们这对情侣好恶心!!我后悔了,现在让我回去,拜托。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雷狮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亲到,嘴唇擦过去就是了。

 

不过事后雷狮觉得安迷修的手艺其实还不赖,早餐真的很好吃。

 

吃完早餐之后雷狮提出了要出去逛逛的要求。老实说他也不知道能去哪里逛,所以当安迷修问他要去哪里的时候,他想了想,然后用命令口吻的语气指着安迷修的鼻子道:「我要去有很多美食的地方。」

 

被他指着鼻子用失礼的方式命令完之后还会一脸宠溺的无奈微笑,然后对他说:「小狮狮所希望的要求骑士一定全部替你达成。」的安迷修,真的超级恶心,骑士个屁,白痴骑士。

 

 

 

看到各种食物的雷狮眼睛都亮了。

 

一条室内街上琳琅满目的商店还有各种食物摊贩对雷狮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平常在凹凸大赛上不是上餐厅上酒馆就是自己撸串来吃,有一种商街上有满满各式小吃的经营方式他早就有耳闻,自己真的逛起来的感觉又让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看到烧烤的小吃摊二话不说就走到摊位前夹了一堆串烤进盘子里递给老板,然后叫安迷修结账。

 

整条街上没看过的食物、很香的食物、很特别的食物⋯⋯他都不客气的去拉着移动钱包安迷修去尝试,还没逛到二分之一,雷狮手上就满满的小吃跟饮料,手上拿不下的也都塞到安迷修手上。

 

「小狮狮——啊——」

 

于是演变成安迷修会用很恶心的方式喂他吃东西的状况。

 

雷狮很努力忍着咬断竹签的欲望,吃掉安迷修递过来的那颗吹凉的章鱼烧,然后啃起手上的烤玉米。

 

「小狮狮今天是特别饿吗?你第一次买这么多东西耶,平常你明明只买特别几家小吃摊而已——啊,我不是在抱怨你,你想吃什么我都买给你!但是你吃了这么多东西晚餐还吃得下吗?你想继续在这里吃晚餐还是我们换个地方?还是你想回家吃你最喜欢我做的菜?」

 

先别提安迷修宛如老妈子一连串连珠炮让雷狮都听到恍神的问题,把竹筷上的玉米啃完之后塞到安迷修手上,雷狮拿起另一盒焗烤培根牛肉插了一块放进嘴里咬了起来,在吸了一大口手上的调酒饮料,然后很没形象的咬着牛肉随便应付了几句:「我就是今天特别想吃东西,别拦着我。」然后继续进行他的美食之旅。

 

「特别想吃⋯⋯?」

 

安迷修突然这么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停了下来,前面又点了鸡排的雷狮左看右看找不到负责掏钱买单的安迷修,往后一看才发现对方还远远的站在刚刚的摊子前面像个傻逼一样,还挡住后面行人的路。

 

「安迷修你是要不要过来帮我结账?」

 

被这么一叫的安迷修突然一个超级惊恐的抬头看向他,然后大大的露出一个——很蠢的笑脸,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一把抱住了雷狮,突然被安迷修抱住的雷狮整个人呆了一下,手上的焗烤牛肉差点吓到翻倒在地,安迷修虽然是冲过来的但是抱住他的力道却意外的小心翼翼。那人就一脸笑得蠢的拍了一张钞票在同样被他的举动吓到的鸡排店老板的桌上,然后拉住雷狮的手就往旁边走。

 

「等等!安迷修!我的鸡排!」

 

安迷修整个人无视掉挣扎半天的雷狮走到旁边的座位休息区,一把把雷狮按在了椅子上,然后整个把他的手握进的自己的手心,雷狮甚至能感觉安迷修的手微微发抖着。

 

「小狮狮、不,雷狮,那、那个,雷狮,我说、那个啊⋯⋯」

 

「卧槽一句话好好讲啊!你中风?没钱?」

 

挑了挑眉,安迷修手心的温度意外的烫,甚至感觉再握个没几分钟就会闷出手汗来,真的让雷狮很想把手收回来,他宁愿满手油腻也不想一手手汗。

 

然后安迷修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把手汗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

 

「你是不是怀孕了!」

 

⋯⋯啊?

 

「那个,我有听人家说怀孕食欲会大增,然后特别想吃某些东西,你今天突然这样我才在想⋯⋯你是不是⋯⋯」

 

湖水绿的眼睛有点不安的飘来飘去,然后瞄到雷狮整个人震惊住的表情之后突然又很紧张的开始说话。

 

「我会负责的!我一生都会在你身边不离不弃,陪伴你一辈子至死不渝,我的骑士道为你而存在,我的信念为你而屹立不摇,我的剑为守护你而锋利,我的一生就是因为你而灿烂,你是星辰大海中最美的那颗星,而我愿意成为守护你那美丽光芒的骑士——嫁给我吧,雷狮。」

 

雷狮有点不确定原本这个世界的雷狮在各种小吃店与摊贩是背景,还有群众吵杂声是背景音这种一点都不浪漫的情况下,听了这一长串的求婚台词会不会喜极而泣的答应。

 

总之他是不会,而且他现在还宁愿带着他的食物回去找鸡排,完全不想纠正眼前白痴骑士的脑袋,雷狮从原本怀疑安迷修原本就只剩十分之一的智商到现在,嗯,可能根本没有脑袋吧。

 

骑士什么的,果然还是去死吧。

 

无视安迷修的求婚决定回去拿鸡排的雷狮这么想着。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