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偶。

一个杂食的人

【Fate/GO】梅林

梅林来我家啦,还愿
御主并不是藤丸立香,所以外貌并不是咕哒子的样子。

-

他就是戏剧性地出现了,遵守着明明毫无根据却依旧被人类给盲目相信的莫非定律。
年轻御主的手上还抱着一只小小梅林,而大梅林已经牵到仓库,吧唧吧唧地吃起种火和素材。御主盯着Caster的眼睛眨巴着,看低垂的长睫毛下令人心醉神迷的紫色眼睛。
他可真好看。她想,可惜就是走得慢了点。

【梅林】

在知道梅林要来的时候,她的心情就如同一只大暗锅。啥都有,搅在一起,朦朦胧胧恍恍惚惚。

这个小小的迦勒底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快要冬天了,但穿着泳装的阿尔托莉亚小姐和玉藻前小姐依然还在当值。她点着从者的数量,上三骑和下四骑的差距令人苦恼,牛若丸小姐吃了几颗种火,但仍然不够,她连对面的手形生物都打不死,只能依靠美杜莎小姐慢慢打回来。她拍了拍似乎在替他担忧的海格力斯的肩膀。他是唯一可以带往最后那个特异点的男性。

她看着罗马尼来来去去,忙碌的似乎连气都不喘一下。她想要再培育些战力,或许喂一点资源给那个走路都还摇摇晃晃的小恩奇都。但空荡荡的仓库不怎么给面子,同这个迦勒底一样。



御主还有另一个迦勒底,一个从者更多、更热闹,刷起资源和种火来更快速的迦勒底,她同样爱着两个迦勒底。不得不承认,节省不了时间的周回作业是项精神的考验。她有更多的时间留在迦勒底内和从者们喝下午茶,而不是蹲在森林里反覆思考该怎么样才能更快的了结对面的敌人。

但这里的孩子是她一手从零拉拔起来的。
她舍不得离开。

当她心心念念的高文卿没有回应她的召唤的时候,她听着第二次骑士王的声音,失去了方向。

就如同双鱼,阴阳太极,她的乐观总是伴随着悲观出现。她的悲剧总是连同足够令人喜悦的奇迹,却永远合不了她的意,填不上她的贪念。



阿瓦隆离迦勒底究竟是一段多远的距离。

小小梅林被带走了。他会被压成压缩的魔力结晶。不是绿色的那种,更特别一点的,要让大梅林吃下去,这期间大梅林还在安静的吃种火。
其实他不想吃的话可以说一声的。她想。

那应该是一段很远很远的距离,远到梅林没有在第一次就听到她的渴望。

御主是一个很情绪化的人。她想要梅林想要的不得了,想要的无时无刻,在餐厅在房间在教室在回家的路上。

为什么妳那么想要梅林呢,因为大家都想要吗?
因为他好看呀。她笑了笑,没有解释她的贪欲。

所以当她看到金色的saber(先生?小姐?),她甚至没有听完她的登场。

转头就压成了一颗金色的小方块。

她很快就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了。玛修点了点,前辈,妳不过用了六十颗石头而已呢,还有两张呼符。
但为什么其他的御主只用了三十颗就唤来梅林了呢,她哀嚎。

梅林要来了,她好开心呀。

但要是梅林没有来,她又觉得眼泪就挂在眼眶里了,下一秒她就要对着圆桌型的召唤阵哭的像是死了娘挂了爹,贝迪维尔会她递上纸巾,而她会在连自己都觉得丑恶的念头组成的泥淖里不停地挣扎。

为什么是你呢,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德翁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应该就是这个吧。

她在满足自己的罪恶感下妥协了。仓库里重新堆满了七彩的晶石,玛修,我的好孩子,把石头拿来吧,她说。



我喜欢蛋糕,也喜欢你。

御主轻轻哼着小曲,以指尖挑了三十颗小晶石,又丢进了彷佛无底洞的召唤阵中。

在灵脉光芒的映衬下,贝迪维尔总觉得他又看见了年轻御主的眼睛,眼睛张合之间隐隐约约透出绿色,跟高文卿没有回覆少女御主的召唤时一样。他的御主离开过召唤阵一下子,回来的时候眼眶泛红。
他猜她可能是从其他的迦勒底那里收到什么消息了吧。

召唤发生的快也结束的快,回过神来,骑士银色的掌心又要多几颗魔力棱镜。
御主咬咬牙,曲不哼了,玛修又拿来了一个小碟子,上头已经数好了三十颗,不多不少。

无底洞再次吞下了拟似灵子结晶。

银色的Caster转了过来,冒着蒸汽、螺丝和铁片组成的身体被玛修带着出了这间房间,要去达·文西那里。只留下贝迪维尔和脸上的绝望越来越扩大的御主,总是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
贝迪维尔来的不久,但少女御主显然很喜欢他。这两个礼拜他时常会在御主的房间里听到她的嘀咕,御主永远都在担心,担心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的困扰。

三条光线。贝迪维尔移动了脚步,消耗了这些七彩的石头换来的都是新一波的Mana压缩结晶,他已经准备好再压一颗新的出来。

银色的Caster,谁叹了一口气,接着电光闪烁,年轻的御主眼睛微微张大了。

──比所有的梦境都还要美妙的花朵和彩光、金色眩目的卡面和天堂。
在她的暴躁和不耐烦里无数次渴望的嗓音。



这不是一个好的迦勒底,至少不是一个优秀的迦勒底。

梅林把种火吃完了,还有几个银棋子。御主在梅林的花边衣里掏了掏,引来他咯咯的一阵轻笑,掏出一片铁牌。五十八,电子计数停住不动了,其他迦勒底的梅林搞不好都九十等吃圣杯了,她的圣杯还有十二个。梅林就要吃五个,啊、辉石忘了拿出来,能吃的也给梅林吃一吃,书页从来就没有超过十张,梅林又要吃几张呢?
仓库空了,只留下梅林和少女,以及在门口若隐若现的一头金发。

莫德雷德也只有七十五啊,但她有七十五呢。

就算把莫德雷德压成结晶给我吃也没有任何好处的喔。他抿抿嘴,对少女说,笑得无比好看。

我才没有要把小莫压成结晶呢。御主回嘴,爱称让门口偷偷摸摸的英灵踏实了点,她永远记得御主在梅林迟迟不来的时候说了什么,提心吊胆了好一个下午,梅林还是来了。

他可能只是走得慢了一点。她安慰自己,反正他是来了,约莫也稍微止住了御主的贪婪。她天真地想。

评论

热度(3)